今宵酒醒何处

一夜多梦,难以沉睡。脑子里浮现的,一会儿是喝酒时交谈的画面,一会又是工作被催促的情景,一会儿又想到好友离京,一会儿又是自己的琐事。

辗转,睁眼,睡觉。

没喝多少酒,也谈不上醉。

今早醒后,添加了昨晚喝酒的几个朋友微信。不知道聊啥,随便搭了几句。

“你们都醒的挺早的呀,我感觉喝了酒一晚上没睡好”

“应该是喝了酒入睡更快才是!”

“刚喝完想睡,过一会儿就睡不着了”

“酒醒了hh”

这么说好像是呀,是不是酒醒了呢?

突然联想到北宋柳永的一句诗:“今宵酒醒何处”

没有柳永那样的潇洒和风流,但也似乎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共鸣。这句诗反复的萦绕在我脑海中,让我不得不打开电脑记录下此时此刻的感受。

“今宵酒醒何处”,好潇洒的诗,却慢慢透露出一种孤独与迷茫。漂泊在外,恍惚间分不清真假,也分不清醒醉。既然有酒,又为何不喝呢?人生活一遭,本该潇潇洒洒。觥筹交错,放浪形骸的时间难得,醉了又何妨?本以为醉得尽兴,却万般心事涌上心头,大概这就是喝醉了的感觉?哪知道,原来是酒醒了。

这就酒醒了?可我还没准备好。

分明是要大醉一场,然后到家到头便睡,第二天忘乎所以。电影里不都是这样吗?

可我还没到家,为何就酒醒了?

到底今宵酒醒何处?也罢,醒何处都一样。漂泊在外,那都是家。


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、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多情自古伤离别。更那堪、冷落清秋节。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、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

北宋 柳永     《雨霖铃》

2020.5.23 日 昨夜雨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