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毛令箭

最近这个词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。

起因大概是,年后回到北京,2月中旬的样子。到北京后回到小区,便按要求进行了隔离,无奈2月底,自如房子到期,自如与房东的合同也恰好到期,无法续租,只能重新找房。本来无关紧要的事情,却因为疫情的管控,变得十分困难。

开始是在手机上找好房子,为了方便起见,找的房子就在隔壁小区。看好之后,准备实地看一眼,没问题就快速定下来。然而,走到小区门口,即使说明了原因,也被拦了下来,隔离未满14天,禁止外出,只好作罢。

好容易,隔离满了14天。出去看房,无奈隔壁小区不认其他小区的出入证,说是规定,就是不让进。私心想,好死板,又无功而返。

每天都在为这件小事焦头烂额。

后来另有个中介,说他有出入证,可以看房,中午两点兴高采烈去找他看房,到小区与门卫说明来意,本以为合理合法。却被门卫怒斥一番。不是小区住户,没有出入证,就是不能进。这是规定,态度十分恶劣。

又无功而返。

中介出招,他还有房东的出入证。晚上他拿过来,天色暗点我们再试一次。

终于进去了。房子问题不多,就快露宿街头了,只得赶紧租了下来。

北漂也挺无奈,被好几个保安无端喝斥,也只能赔笑说可以理解,毕竟疫情大于天。半点不配合,都是妨碍抗疫的大帽子。

经过这么几次,为了搬家不太“明目张胆”,只能一趟一趟人肉搬家。鬼知道我帮了多少趟。

终于住进去了,中介拿走了出入证。

搬进来便是画地为牢,无法出去。上班怎么办?

值得悻悻拿着租房合同去找门卫办出入证。门卫一看我是新来租户,也不是本地人,全程没有降低嗓门,核对完各种信息,又打中介电话核对加呵斥了一番。

上班两周,怪我,出入证意外遗失了···后续便又是一堆不愉快,上知乎搜索了一下,类似情况还不少,甚至还有打人的。

记了一堆流水账,其实是想说说我的思考。

在面对类似疫情这样的社会性事件时,会有很多社会层面的变化。例如这次的资产缩水、封城、社区工作人员和保安权力的扩大等等。个人身在其中,真如沧海一粟。甚至很多不合理、不合法的事情,都变得习以为常。没人听个人发声,没人听你讲道理。只要你站在抗疫的一方,甚至是只要你所做的事,有抗疫的名号。则一切个人权利都得让路,无论对错。个人也无法抗拒,因为一个简单的帽子🎩,或是一段简简单单的断章取义的视频,社会舆论就足以压死一个人。

在这次的疫情当中,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北漂的孤独、无助、无援和隐忍。放在平时,很多事情都是购买服务,大不了买便宜一点的东西,双方还是平等的地位,感受没那么强烈。特殊时期,总有一批人是“对的”,而你只能请求他们的“许可”。这让我陷入了深深的不安之中,虽然疫情快结束了,但类似的情形,我想总会在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时间,不断的重复上演。

而类似的事情如果再次发生,甚至更加糟糕,那我又该如何保护我自己和我的家人呢?好难。

也许。钱、武力、法律吧。

于是我做了一个挺高兴的决定,从今天起,我决定开始系统的学习法律知识,先把法律武器拿起来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