斧柯尽烂

今晚听电台,才知道又到了一年的最后一个月。可以憧憬一下12月里的精彩时刻,可以规划一下2021年的跨年计划。

然而跨年于我来说,迎新的欣喜并没有几分,我总是舍不得告别过去。总觉得还没有认真的、好好的去体验和安排过去的一年,它便悄然溜走了,好像未于我打过招呼一样。

12月,我竟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公司的OKR,填满了我对12月的安排。

恍惚之间,有种莫大的不真实感,好像流逝了的那么多时间,并不是我亲身度过的。斧柯烂尽方醒,物是人非何归?

忽然想起了一个典故,神韵颇似:

信安郡石室山,晋时王质伐木至,见童子数人棋而歌,质因听之。童子以一物与质,如枣核,质含之而不觉饥。俄顷,童子谓曰:”何不去?”质起视,斧柯尽烂。既归,无复时人。—— 南朝·梁任昉《述异记

大意是:

信安郡的石室山(今浙江衢州烂柯山),晋代有个王质砍柴的时候到了这山中,看到有几位童子有的在下棋,有的在唱歌,王质就到近前去听。童子把一个形状像枣核一样的东西给王质 ,他吞下了那东西以后,竟然不觉得饥饿了。过了一会儿,童子对他说:”你为什么还不走呢?”王质这才起身,他看自己的斧子时,那木头的斧柄已经完全腐烂了。等他回到人间,与他同时代的人都已经没有了。

如何更好的度过我们的一生,应当常思量。

黄鹤断矶头,故人今在否?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,少年游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